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有钱出钱有地出地 村企联姻小镇新生

【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有钱出钱有地出地 村企联姻小镇新生

发布时间:2018/12/03 新闻

 

854

南平村水墨风格的建筑透着浓浓的“书院风”。

855

南平村打造主题特色小镇,古色古香颇具韵味。

 

【排头兵报告】

大洋网讯 今年10月底,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指出,要加快推动乡村振兴,建立健全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带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振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近年来,从化区举全区之力打造乡村振兴战略示范区,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平台与接口,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温泉镇南平村在区内开创式建立村企合作模式,和珠江实业集团成立合作公司,打造从化区第一批10个特色小镇之一的南平特色小镇。悄然间,凤凰山下南平山坳里飞出了一只“金凤凰”。

案例聚焦

村:百亩果园三个空心村使用权入股

企:投资入股负责设计建设运营管理

元代画家王蒙在其《夏山高隐图》中描绘了这样一幅图景:远处是群峰涌动的险峻高山,一条细瀑从前川直挂而下,融入山下轻雾之中,并沿着画面下半部低峰深壑向近处蜿蜒流淌……

对照从化南平村的鸟瞰图,你会惊讶地发现,两者的地形地貌、村舍林溪极为相似,仿佛是王蒙跨越了千年,以南平为蓝本描绘了这样一幅静修胜地。从化区温泉镇南平村,坐落于凤凰山的四面怀抱之中,流溪河支流之一的凤溪河由南向北穿境而过。若是从空中俯瞰整个南平村,它的形状活似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让村民住进“大公园”里

从温泉镇财富小镇出发,向东南方向行驶大约15公里,沿着凤凰山隧道辗转来到凤凰山脚下,南平静修小镇坐南向北、悠然而建。近日,记者来到南平村,新铺的柏油马路干净整洁,两旁是上百年的龙眼树和古枫树,耳畔鸟鸣不断,林间还藏着一幢幢古香古色的建筑……

年近70的张水伯从小就生长在这里。他告诉记者,那些古香古色的建筑其实是村民自家的房子,外立面经过水墨风格的粉刷,透露着一股浓浓的“书院风”。“以前在村里,柴火、垃圾这里一堆、那里一堆,现在每个片区都像小区物业那样有人管理,村民家家户户的鸡舍都围在果园里,街头街尾到处都很干净,(建设得)比想象中的还要好。”张水伯告诉记者。

地处山坳的南平村,几年之间如何实现了“蝶变”?2016年12月,从化区印发文件,提出用三年时间,在全区创建10个市级特色小镇。当时,南平村以“静修”为主题进行规划建设,成为从化区首批10个特色小镇之一。

负责该小镇建设的广州建业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郭佑雄对记者回忆起去年2月21日自己第一次来到南平村时的情景,“水泥道很窄,鸡到处乱跑,房屋千差万别……”郭佑雄说,他去过瑞士,感觉瑞士整个国家是一个大公园。他就想,能否把南平建成一个“大公园”,让村民有住在公园里的感觉?

乡村振兴战略是一个全新的课题,需要因地制宜,不断探索。为此,珠江实业集团组建了一个近50人的团队,专门负责南平特色小镇的设计、施工、运营管理、对外协调等工作。郭佑雄介绍,南平特色小镇于去年10月底开始动工,企业根据南平村的实际情况,对村企合作模式、村域管理模式、党建模式等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与尝试。

村集体每年保底收益百万元

南平村总人口有1141人。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种植荔枝、青梅等果树和外出务工。2016年村集体收入30万元,2017年达53万元。

该村建立的村企合作模式,在从化区第一批特色小镇建设中可以称得上是首创。2017年5月5日,南平村与珠江实业集团签订为期50年的合作合同,确定合作关系并成立合作公司。南平村将村中的100亩果园、三个空心村落、停车场等的使用权作价入股,珠江实业集团以现金入股并负责小镇的设计、建设和运营管理。村、企按1:4的比例持股,村集体每年享有的收益为保底100万元,另加股比分红。目前特色小镇仍在建设当中,企业尚未盈利,因此按照合同,企业每年给予村集体100万元作为保底收入。

此外,珠江实业集团还连续三年每年捐赠南平村500万元,用于建筑外立面整治及基础配套建设,并投资建设了南平客厅、南平文化中心、南平客栈、新水方阁配套工程等。

为都市人建个静心休养之地

记者注意到,从化区第一批建设的10个特色小镇,每个小镇都结合自身特色拥有一个鲜明的主题。那么,南平特色小镇为何以“静修”为主题?郭佑雄告诉记者,南平与“静修”结缘,实际上与南平村自古延续的“文脉”和优美的生态环境有关。

郭佑雄从书架上拿出一本从化的地方史,翻开书本,几乎每一页都有细心阅读后留下的批注。他说,南平村在古代叫做韶峒。1489年从化建县,建县后的第一个进士就是住在这里的黎贯。“一门四进士”的黎氏家族在当地很有名望,从化明代总共出了7个进士,其中4个都出自南平村的黎氏家族,其“勤、聪、忠、廉”的家风也一直延续至今。

郭佑雄认为,南平村延续至今的“文脉”有助于把这里逐步建成公民素养提升基地。希望通过南平静修小镇的建设,为都市人提供一处静心休养之地。目前,小镇的南平客栈已经开放,其余6家民宿、酒店仍在建设中。据了解,仅南平客栈就带动了村里25人就业,待未来产业做起来,将可提供300个就业岗位。把“物管”概念搬进村里

南平村全村面积近7500亩,其中有4500亩种植荔枝。这里四面环山,最高点海拔748米的凤凰山顶与村口海拔60米的最低点相差近700米,种得最高的荔枝在海拔400多米,因此,这里也是全国荔枝成熟最晚的地方。

生长周期越长,荔枝的品质自然越上乘。今年7月,南平荔枝大丰收,产量达到100多万斤。为保护果农的收入,在荔枝市场价格每斤不到一元的情况下,郭佑雄决定发动企业和南平村委在村内设置收购点,以每斤3元的价格向村民收购荔枝。半个月期间共收购并外销了荔枝10多万斤,有效破解了果丰伤农的困局。

此外,企业把“物管”理念“搬”进了南平,在村里成立了“乡村综合管理办公室”,对村域公共区域的公共秩序、环境卫生、设备设施等进行统一管理,形成了企业与村民共建共治共享的格局。郭佑雄说:“城市里有‘城管’,乡村中有‘村管’。这个‘村管办’其实是把一部分城市物业管理的理念融入到农村管理之中。”

南平静修小镇开始建设到现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郭佑雄最大的体会是:“乡村建设一定不能用太过商业化的眼光来看待,企业的思想需要转变,应该更多地将之视作一份社会责任。”

基层思考

从化温泉镇南平村委书记张国华

一个“综管办”整合村和企

张国华

据南平村委书记张国华介绍,2011年之前,南平村还是个贫困村,村集体年收入只有8万元。2011年开始,海珠区进行扶贫,帮助村里建了第一条木栈道——凤溪栈道。南平村正式脱贫是在2014年。2016年,村集体收入上升到30万元/年。

谈到南平村这两年发生的变化,张国华感叹:“南平特色小镇的建设,虽然尝遍了酸甜苦辣,如今可算苦尽甘来,迎来了千年一遇的‘蝶变’。以前,村民们晚上的娱乐活动基本就是打牌或看电视,现在许多村民开始上山徒步了。”

南平特色小镇是从化区唯一一个村企合作共建,通过成立合作公司进行建设的特色小镇。张国华说:“可持续发展的思路是必须要有产业,没有产业的支撑,特色小镇很难经营下去。因此,这样的经营模式,也是在南平村和企业共同地探索中逐渐趋向成熟的。”

他举例道:特色小镇的建设,有一个项目是高端养生酒店。这里本来是岩口社村民的旧房子,当时还剩一小部分人住在里面。企业要租下这里的全部建筑,因此需要村民搬迁到另一处由企业选址盖好的新楼。当时大部分村民同意搬迁,一部分村民表示仍需考虑。村委就利用每天晚饭后的时间跟每一户代表开会、做思想工作,宣传建设酒店的好处和特色小镇的发展目标。最终,村委作为“中间人”,与村民商量、交换意见,并最终达成共识。这令企业颇感欣慰,更激发了企业投资的积极性。

张国华认为,选择村企合作共建特色小镇的模式,南平村在建设的过程中,始终面对的是单个企业,而不会涉及多家企业,这令沟通和管理的效率大大提高。其次,将特色小镇的设计、规划、施工和管理一体化,总包式地交给有经验、有想法的企业,这样可以使企业为特色小镇的建设出谋划策,带来更多创新的好点子。

张国华同时表示,南平特色小镇基本完成后,要继续加强村企共治。为更好地与企业合作,南平村今年9月成立了综合管理办公室。这个30人组成的“综管办”,包括安保、卫生、工程三个小组,成员包括企业工作人员、村干部、村民等。

“南平村要配合企业将主产业链建设好,鼓励、引导村民参与到精品酒店、高端民宿的建设中来,拓展农民增收渠道,提高企业经营利润,让南平特色小镇真正‘旺’起来。”张国华说。

专家点评

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青年教授、广州市乡村振兴“百团千人科技下乡”服务团专家黄松

一对一合作明晰责与利

黄松

对于南平特色小镇的建设,在黄松看来,农村拥有低效的土地、闲置的空心屋、良好的自然环境等资源,农村发展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资金、技术和人才等;而企业刚好拥有资金、技术和人才等资源。所以,从资源配置方面来讲,村企合作可充分发挥双方资源的优势,特别是有利于充分发掘农村的闲置资源,提高资源效益。同时,村委负责村民的协调与管理,企业负责小镇的规划、建设与运营,可发挥各自所长,有利于项目的落地与推进。

“一对一的合作关系有利于双方的资源统筹,并最大限度地减少沟通成本,提高沟通效率。通过合作合同约定双方的责任、权利和义务,明晰各自的职责,有利于特色小镇的长期运作与发展。”黄松表示,同时,企业与乡村双方成立合作公司,使双方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有利于充分调动双方的积极性。有利于村集体的分红方式是企业从帮扶的角度及体现社会责任的角度所做出的让利性安排,所以从客观上讲有利于村委。大幅提高村集体的收益,也有助于增强村委的管理与统筹能力,增加村民对项目的支持和理解,便于项目的推进与实施。

然而,在黄松看来,乡村振兴是一项复杂而长期的系统性工程,必然会遇到各种问题及挑战。例如,是否有足够的土地资源来配合项目的落地?用管理城市建设的规范和标准来管理乡村建设是否合适?国有企业的资金管理很严格,对资金的投入和使用都有投资收益要求,对于短期难以见到效益或长期效益也不确定的乡村振兴项目,国企能投资吗?在基础配套落后的农村进行特色小镇建设,涉及基础配套建设及产业建设,哪些建设投入该由政府承担,哪些建设投入该由企业承担?在难有投资收益或投资收益不高的情况下,如何激发企业参与的积极性?乡村振兴涉及政府、企业、村集体、村民等诸多主体,如何调动村民参与,激发内生动力,而不是靠政府和企业包打天下……

因此他认为,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在前进中探索、在探索中前进,稳步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各项工作。“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正是我们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过程,也是探索构建乡村振兴的新体制、新机制的过程。”黄松说。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