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fashion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 有雀斑怎么了?中国脸不等于网红脸

有雀斑怎么了?中国脸不等于网红脸

发布时间:2019/02/26 时尚

708

万万没想到,口红这种女人靠它续命、男人靠它救命的小可爱,居然让知名快消品牌栽了个大跟头。

前几日,该品牌官博发布彩妆产品宣传照。为新品口红带货出镜的中国模特李静雯,梳着暴露额头和高颧骨的低马尾,眉眼间尽显slay全场的霸气,却因为失焦的眼神和满脸雀斑激惹了D&G辱华的余怒。

“对不起,我们亚洲女性没有雀斑!”“模特拍成这样是想哗众取宠,还是在丑化亚洲人?战狼附体的评论区,直接把国模之光、MDC全球超模TOP50的李静雯轰成了“辱华长相”代言人。

不少网友认为这组照片有丑化之嫌。

“辱华”这口锅品牌方表示不敢接:“模特是西班牙总部选的,都是正常拍摄,完全没有PS,包括天然的小雀斑。”而莫名躺枪的李静雯更是满腹委屈:从出道到现在,国内大部分人都不觉得我是标准意义上的美女。

什么是标准意义上的美女?在面部发育上从未吸到欧气的原装非酋,此刻不得不诚心发问:连美都要讲标准、分中外、论高低,是隔壁韩国千人一面的选美连连看把你们馋哭了么?

韩国选美一角,是不是有连连看既视感?

被磨皮瘦脸统治的“东方美”

中外审美差异,是一道不可调和指数堪比咸甜豆腐脑之争的话题。

最先把这个问题抛到大众眼前的人,是眼耳口鼻甚至肤色都长在中国主流审美盲区的吕燕。小眼睛、塌鼻梁,加上如星散布的褐色雀斑,即使在对美的定义更多元更自由的90年代,这都不是一张能让国人奉为整容模板的脸。

而随着吕燕红出国界,“重口味”的西方审美让国人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以单眼皮走天下的国模们在欧美统治的高端时尚圈逐渐拥有话语权,甚至让大众对时尚圈都有了误解:果然能玩转时尚的,都是我们瞧不上的丑姑娘。

模特吕燕。/ 百度百科

从此,“你在国外肯定很受欢迎”就成了一句骂人不带丑字的问候。

比时尚圈更让人看不懂的,是逼疯国产柠檬精的各色选美。前有颜值集体“让人头秃”的美国夏威夷华裔小姐大赛,后有密歇根小姐大赛上第一位亚裔冠军、却收获“360度全死角”恶评的北京女孩全安琪,不管她们的眉眼如何舒展,笑容怎么灿烂,都因为不够“白幼甜”的长相,而让键盘侠们觉得眼睛很受伤。

这些年科技在发展,先天白幼甜度不足,后天也不乏催熟手段。敢于直面鲜血的直接上手术台,一刀下去,双眼皮想拉多宽拉多宽;就连写进基因里的肤色,也可以通过名目繁多的针剂药丸得以短暂改变。

明眸柔肤瓜子尖的技术壁垒被攻破,经费充足的,还能享受到桃花眼冷白皮的私人订制。不想流血更不想烧钱的也无需担心落于人后,拿起手机,傻瓜式的美颜APP会帮您活成精修的样子。

2016年密歇根州小姐,全安琪。

当修图成为所有女人的必修课,国人对美的定义,就这样和一键磨皮瘦脸大眼的程序化审美牢牢锁了。

而圈粉无数的美颜神器在国外却遭遇实名嫌弃。中国追求共性,虽然民间一直对嘟嘟唇欧式大平行这类的整容脸差评不断,但丝毫浇不灭靠脸吃饭的艺人们同鼻同眼同医生的热情;西方讲究个性,雀斑是美的,方脸也是美的,单眼皮双眼皮统统都是美的,虽然从搞事博主的街头采访来看,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双眼皮是什么。

以“美女”为关键词,分别用中英两种语言搜索美女图片,会得到截然不同的呈现。连浏览器都知道,其实何止脸,连我们的审美观都快磨皮过度了。

也曾有人认为,美国动画电影《花木兰》中的花木兰形象,代表了西方人对亚裔女性的固有印象。

刻进基因里的审美偏见

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中西方不可逾越的审美鸿沟亦如是。

除了气场两米八的巩皇和拥有马夸特面具脸的章子怡,大多数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的中国女人,都摆脱不了与迪士尼动画电影《花木兰》撞脸的命运。不管是一招鲜吃遍天下的功夫女星刘玉玲,还是用爱情叩开逆袭之门的名流阔太邓文迪,她们或许很难统一人类的审美,但她们都有着在英国人眼中代表优雅的高颧骨。

电影《杀死比尔》中冷艳的刘玉玲。

而高颧骨,也是闽粤琼地区女人常有的面部特征。同样代表西方人审美偏好的好莱坞电影《苏丝黄的世界》中,出演香港妓女苏丝黄的关南施也是这样一位高颧骨美人。在著名学者胡文辉看来:

苏丝黄的形象不仅是现在时的,也是过去时的,积淀了西方人对华裔女子的审美史。”西方人对东方美的认知,来自于最先走出国门的广东女人,而这种感知,也似乎有好些年头没能发展与进步了。

关南施是首位在西方电影成名的亚洲女星。

历史原因可以原谅,况且同样停滞不前的,还有东方语境下对美的解读。捧心的西施,病娇的黛玉,这种我见犹怜的设定,一出场就是绝对女主。中国传统文化过度美化女人的娇态弱态幼态,即便是现在流行的大女主戏,在挑选演员时,用得还是古人提炼出的那套标准:

大杏眼樱桃嘴,骨骼感不能太明显。即便台词犀利眼神凌厉,可抽掉表演加成再来看,还是套得上“三庭五眼”“明眸皓齿”“珠圆玉润”等四字短语的娃娃脸最吃香。

事实上,仅仅过去三十年,《红楼梦》中柳叶弯眉的中国古典审美,就已经被满大街的韩式平眉取代。/ 电视剧《红楼梦》

社会生物学里有一个名为“幼态持续”的理论:如果将婴儿期的某些面部特征比如圆眼睛微笑唇保留至成年,你除了获得娃娃脸称号一枚,还能得到相较同龄人来说更强的吸引力。

具体参考杨超越,唱跳渣之所以能坐稳女团C位,不是因为锦鲤附体,而是因为萌即正义。

而白幼甜的审美固化背后,说到底还是人身为哺乳动物的本能作祟。娃娃脸通常象征着年轻活力,也代表着更强更旺盛的繁殖力,这对崇拜生育、老夫少妻不足为奇而姐弟恋却要特殊说明的社会而言,的确存在致命的吸引力。

世人用了很长时间,才开始认识艺术家弗里达。/ 电影《弗里达》

别把“看脸”这道主观题答成是非题

随着刘亦菲被选中出演《花木兰》、李子柒在油管上收割颜粉无数,在这个“世界全方位互通”的时代,传说中糟糕透了的西方审美其实也在发生改变。

相比之下,我们却还停留在看到小眼睛就炸毛、看到斑斑点点就说丑的村通网阶段。试问如果出现在海报上的,是一位满脸雀斑的欧美模特,网友还会如此义愤填膺,甩出“丑化欧美女性”的声讨么?

其实国外品牌的宣传照中,不乏龅牙凸嘴、长在中国人审美禁区的欧美模特,上纲上线说“丑化亚洲女性”,呼吁人家要尊重亚洲女性的美,这恐怕从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了“弱势”的一方吧。

刘亦菲的花木兰扮相。/ 电影《花木兰》

看脸本来就是一件主观指数近乎满格的事,求同不如存异。对于沉迷美颜无法自拔的照骗控来说,比试图用嘴炮改变来自西方审美刻板印象更迫切的是,该如何摘掉蒙心的滤镜,重拾直面真实的勇气,承认东方面孔上不该被忽略的瑕疵与美感。

人种差异,让我们无法拥有欧美人天生的卡姿兰大眼睛,也没有山根感人的高鼻梁。可丹凤眼并没有让我们看到的世界更小,低鞍鼻呼吸的空气同样清新,为什么它们就不能在美人脸上拥有姓名呢?

姓 名:
邮箱
留 言: